酷乐文学 > 科幻小说 > 邪帝缠宠:神医九小姐 > 第3022章 不会善罢甘休
    想到娘亲和爹爹,君淮初眼睛立马亮了,嘴角弯弯上翘。

    君淮初眨眨眼,语气思念雀跃:“我好想娘亲和爹爹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君无忧也点点头,他也想姐姐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很快就能见到君九他们,苍九宗一众都高兴起来。

    一旁殷修也很雀跃高兴,他这次得到了祖先留在此地的宝物,大师兄肯定会惊呆了!嗷吼!就在这时,一声龙啸传来,远方破空声和烈烈风声正速度朝他们接近。

    卿羽、冷渊他们立马挡在两个小孩面前,所有人抬起头看去,只见绿龙朝他们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它想干嘛?

    打架?”

    冷渊拳头捏的咔咔响,目光冷厉不善的看着绿龙飞近。

    殷寒提醒道:“它嘴里叼着东西。”

    咦?

    大家看向绿龙嘴里,真是叼着一大块东西,远远看着只瞧见是绿色的。

    绿龙飞到他们对面不远不近的距离落下来,它盯着冷渊他们冷飕飕的看了眼,随即看向君淮初,绿龙低下头放下嘴里叼着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是一片奇大无比的叶子,叶子舒展开,露出里面包着的各种神药。

    绿龙再看了眼君淮初,喷了喷鼻息后扭头飞走,利落果断丝毫不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但冷渊他们都被绿龙的举动给弄懵了,这是干什么?

    冷渊挠挠头嘀咕:“是它把小主人抢走的,这是来赔罪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它。”

    君淮初摇摇头。

    君淮初越过挡在身前的冷渊和卿羽,迈步走向地上的绿叶包裹,君淮初眼睛水汪汪:“这上面有老爷爷的力量,是老爷爷送来的!”

    神药粗略一数有二十多种,每一株枝叶根系都是完整饱满的,还带着新鲜的泥土。

    按理说不同的神药紧凑堆在一起,难免会互相冲突,影响药效。

    但这些神药都没有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每一株神药上都残留着老龙的力量,它将神药全都保持维护着最好的状态,这是老龙的心意。

    君淮初抬头看向已经消失的神山,现在连他都看不到神山了,君淮初咧嘴露出笑容,乖巧的说道:“谢谢老爷爷。”

    “老龙也是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冷渊感叹道。

    生命都走到尽头了,还为君淮初准备了一份礼物,可见老龙是真的喜欢君淮初。

    想到老龙已经死去,大家不由心情复杂,几分悲伤和叹息。

    君无忧开口:“我们来将神药区分装好吧。”

    君无忧一开口,大家的悲伤顿时散了,纷纷行动起来。

    冷渊他们不懂神药,就听君淮初和君无忧的指挥,一起将神药区分开,分别装入盒中收进君淮初的苍龙手镯里。

    ……神山秘境最后一天,秘境入口外,一众势力都焦灼期待的等着。

    不知道这一次,谁收获最多?

    苍九宗灵船上,君九、墨无越他们都走出灵船,站在甲板上望着神山秘境入口。

    隔壁的灵船上,纪桑和华宸一前一后走出来,他们互相对望一眼,点点头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时间悄然流逝,倒计时终止。

    神山秘境入口外,突然凭空爆发一阵耀眼夺目的光辉,光辉逐渐拉开来,光芒中接连出现一个个人。

    不论身在神山秘境什么地方,神山秘境关闭的时候,全都会被传送出来。

    从哪儿进的,就从哪儿出来,众势力弟子都被打乱了,簇拥站在一块,身边都是其他势力的人。

    历经三个月的历练,众势力弟子都很兴奋,出来后不管身边是否认识的人,都热情爽朗的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“夏羽凤!”

    咬牙切齿,又恨又妒的语气,眼神恨不得将夏羽凤生吞活剥了。

    夏羽凤从容抬头,看到颜姬冲过来时,她一点也不意外,仍旧是端庄优雅的风姿。

    夏羽凤嘴角微掀,还笑着对颜姬打招呼:“颜姬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颜姬冲到夏羽凤面前站住,双眼喷火似的瞪着夏羽凤,整个人没有从前温柔如水的模样,倒像是变成火药桶。

    颜姬瞪着夏羽凤,压低了声音恶狠狠道:“你怎么不躲了?

    哦,你躲不了,神山秘境你能躲着我们,出来后你可不行。

    等回苍九宗后,我会让你知道抢我功劳的下场是什么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抢你功劳啊,我们各凭本事救到少宗主。”

    夏羽凤说着,抬头看赫连煊也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听到夏羽凤的话,颜姬更气了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,暗示她没本事?

    颜姬握紧了拳头,明明是她先赶到神山的,她只差一步就能救到君淮初。

    功劳眼看就是她的,是这个贱人抢了她的功劳!颜姬和夏羽凤容貌出众,本就吸睛,她们对峙起来,更引来周围不少人好奇的打量。

    察觉到众人的视线,颜姬深呼吸尽力按下了火气,扯了扯嘴角。

    当场表演变脸,颜姬又恢复温柔如水的模样,只有眼睛还是阴测测妒恨的瞪着夏羽凤不放。

    夏羽凤从容优雅,端庄美丽,嘴角的笑容都没有改过。

    夏羽凤压根不在乎颜姬的威胁,她微笑看着赫连煊,问道:“赫连煊,你也认为是我抢了你的功劳吗?”

    赫连煊眸光暗沉,冷酷的盯着夏羽凤一言未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冷渊走了过来,冷渊就像没看出他们之间的暗潮涌动一样,走过来对夏羽凤笑了笑,开口:“夏羽凤,你随我们一起去见宗主,现在就跟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两位我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夏羽凤看着赫连煊和颜姬,嘴角的笑容深了深。

    眼见夏羽凤跟着冷渊离开,颜姬的眼底又在喷火,本来应该是她跟冷渊去邀功的!夏羽凤,她绝不会善罢甘休!颜姬不甘心扭头盯着赫连煊,怒问道:“赫连煊,你就一点反应都没有吗?

    夏羽凤也抢了你的机会!”

    赫连煊这才扫了颜姬一眼,冷酷嘲讽的眼神,好似再看一个白痴一样。

    颜姬气急,“你什么眼神!”

    “远离白痴,免得被拖下水。”

    赫连煊冷冷说罢,转身就走,抛下颜姬向苍九宗的灵船飞过去。

    颜姬落在后面,脸色变了又变,她思索着赫连煊话里的意思,忽的一道灵光闪过,颜姬顿时身体一僵,紧跟着脸色惨白起来。

    不好,她的反应太激烈明显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