酷乐文学 > 科幻小说 > 万界次元交流议会 >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万界城内,邪神与学者
    就在这声音响起之后,忽有一阵白光闪过。

    看到令牌上骤然喷薄而出的白光,法文还没来得及惊讶,便被令牌直接吸入创造出的漩涡之中。

    只是一瞬之后,本来偌大个活人,便在这小巷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万界城中。

    法文抬起自己的双手,茫然的瞅了瞅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哪儿?”

    作为知识的传承者,永远要保持一颗面对任何事情,都要冷静的内心。

    这是棘刺奥术学院导师上的第一课,法文直到现在还记得清楚。

    强忍住心中的不适与担忧,这个身穿学院制服的俊秀金发少年,便开始打量着周围的场景。

    但只是抬眼一看,就让法文心中不禁一颤。

    那些身着奇装异服,长相千奇百怪的家伙,都是些什么人物?!

    背着长剑,身穿拖地长袍的高大青年、手拿木杖,头上戴着巫师帽子的老头,还有个子不到一米,却肌肉健硕的矮子,一眼望去,足有数百人之多。

    其中像自己一样正常的,貌似没有几个

    法文内心嘀咕着,同时目光不停的打量那最前方,浑身冒着火焰的奇异生物。

    “那是传说中的元素生物吗?”

    “我在书籍的插画上面看到过!”

    “天呐,这种生物不是已经在上古之后已经消失殆尽了吗?为什么还会存在!”

    法文神情有些激动,他感觉自己好像来到了什么了不起的地方。

    连元素精灵都能见到,这真是太棒了!

    万界塔上,议会席中。

    “嚯!”

    李白背着双手,看着下方那些聚拢在一起,密密麻麻数百人的万界城旅客,眼神充满兴趣,不由得叫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这些家伙的长相,倒是长得千奇百怪。”

    “即使是那长城之外的魔种来到这里,恐怕都不会显得太过突兀。”

    张角敲了敲眼前的桌子,仔细的看着投影之中的数百名令牌邀请者,眼神之中不禁透露出了些许满意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身上,大都带着一些很有意思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其中有一些超凡体系,有很大的可取之处,并不一定就比仙武之道差。”

    “有很大的研究价值。”

    路遥摸了摸下巴,看着万界塔不断开辟出的新世界通道,随口说道:

    “这些世界都是由这些万界城成员自身带过来的,如果各位有兴趣的话,也可以打开两界通道,前去研究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,议会虽说提倡互相交流,但也不是做慈善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付出什么,就会得到什么,从古至今的道理便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每一位加入万界城的成员,他们自身所在的世界都会在万界塔中留下烙印,而这些世界中的珍贵宝物与典籍,都是别的世界所没有的。

    开辟万界城,就是为了议会之后的发展,从而获取资源与感悟。

    本就是为了自身修行之道发展,并不需要去掩饰什么目的。

    而开放这些世界通道,也在各个万界邀请令牌之上写明白了,若是有人不愿意,完全可以就此退出万界城,与他们自身的万界令牌断开连接,议会对于这些人物,并不会去阻拦。

    退出之后,世界印记没有描点,自然便开辟不出两界通道。

    是走是留,这都是他们自己可以选择的,议会没有任何强迫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去引导一下这些新加入的朋友吧。”

    “从今往后,议会的第一个下辖组织就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这数百个人里,说不定会有杰出的人物能加入议会,这样的话,那就是未来的道友了。”

    张三丰听完之后,也随着开口和善的道。

    议会发展到今天,已经初具规模,而作为一个跨界组织,自然要有自己的基本盘。

    这些加入的成员日后发展起来,就是议会的下属基本盘。

    大概类似于那些轮回组织的轮回者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和轮回组织不同,议会对于万界城成员,相对来说更加松散,即使派发任务,也会随着成员的意愿自由接取,不会强迫他们一定要去执行。

    这也是议会主旨的根基,不会有一位议会成员带头违反。

    要是违反了,那就相当于是坏了规矩。

    人无信而不立,没有规矩,不成方圆。

    这也是大家虽然口头不说,但是心中都有着默契,一直都会互相遵守的一条规矩。

    “那就让路道君或者张天师去跟这些新成员们,讲解一下我们万界城的规矩吧。”

    闲聊完后,看着逐渐有些骚动的万界城旅人,大家也意识到了,不能让他们等待太久。

    于是令东来率先便发出声音,对着前方左右坐着的路遥和张角说道。

    议会成员听到令东来的话语后,也都默契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令宗师说得不无道理,我看这些万界城成员中虽然大多数都是低阶修行者,但也有几个气息不差的,让路道友和张道友前去,也能给他们一些震慑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我们议会,也不是什么好惹的组织。”

    看到投影里被传送来的数百个不同世界的人物里,已经有一个妖面人身,长相扭曲的怪异对着周围发难,张三丰也随之附和一声,面色有些不悦的说道。

    传送到万界城后,一些基础的认识已经发到了这些新成员的令牌以及脑海之内,因此现在这怪异生物想要伤及周围的成员,就是在故意挑衅,想要试探一下议会的底线。

    张三丰能看到,议会其余的成员自然也能看到,此刻十五位成员内,除了袁天罡仍然带着面具,其余成员的脸上,也都或多或少带着些冰寒。

    “放心,他翻不出什么大浪来。”

    而路遥看到这怪异生物的动作,随之嗤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万界城,可不是什么虚幻之物,先不说那建造的阵法连贫道都参悟不透,光是我与诸位灌输的法力,就够那闹事的家伙喝上一壶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万界邀请令牌上面铭刻的第一条规矩,就是不得在万界城内伤害到其余成员,违者将受到议会的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以这闹事家伙的实力,想破坏规矩,他还不够格!”

    白袍道人话语说完,便落下一声冷哼,于议会座椅上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这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。“

    姬轩辕倚着头,将半边身子靠在圆桌上面,懒散的看着那耀武扬威的狰狞生物,有些莫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概是在自己世界嚣张惯了,因此才不把规则当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徐长卿冷峻成熟的面容上严肃不已,如今他的剑道随着时间的流逝,早就已经大成,而在广场上面闹事的那个怪异,更是身上血光如洪,不知伤了多少性命。

    这种家伙,在蜀山弟子的眼中,人人得而诛之!

    万界城广场。

    来自博伦世界的邪神哈姆,此刻浑身冒着黑烟,正眼神不善的盯着广场上的数百名成员。

    作为给世界制造恐惧,距离超脱只差一步的邪神,哈姆这上万年的生命都是在愉悦中度过的。

    可在平常的一天里,他却突然遇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是一枚令牌状的物品,从天外星空破界而来,就这么穿梭进了博伦世界之中。

    在哈姆的感知里,根本感应不到这枚令牌的存在。

    要不是恰好在视线之中看到了,恐怕他就会错过了这枚令牌。

    直觉告诉他,这是个好东西。

    甚至可能会让他成为那些只存在于恐怖神话里,不可名状的古神存在!

    这对于伟大的博伦世界恐惧之源—哈姆来讲,无异于是天降之机,让他这黑雾组成的每一处毛孔都散发着兴奋的气息。

    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就借助着令牌的指引,开辟出通道穿梭到了万界城中。

    刚一出现,伟大的哈姆就闻到了生灵的气息。

    而且这些生灵,大都是带着纯净修行气息的生物!

    天可怜见,这在博伦世界之中,是完全不可能存在的上佳食粮!

    哈姆那黑雾幻化出来的奇怪身躯,哈喇子都快从嘴边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博伦世界中,根本没有所谓的超凡之道。

    那些可怜的凡人之所以掌握着超凡,全都是靠着像哈姆一样的邪神的施舍。

    他们通过献祭邪恶之物,取悦邪神,从而获取超凡之力,走向邪神之路。

    那些可怜的凡人,与其说是掌握超凡,倒不如说是被邪神掌握,他们就像是提线上的木偶一般,尽情挣扎在崩溃的边缘,供邪神们取乐。

    因此,博伦世界的超凡者身上都带着浑浊的气息,根本不好吃。

    当哈姆乍一看到这数百名优质粮食时,还能忍耐片刻。

    但随着时间的流逝,再加上那所谓的议会一直都没有露面,哈姆当即就有些忍不住了,决定开始冒险一试。

    真正的强者,从来不会在意什么阴谋诡计。

    这来自博伦世界的邪神心中兴奋的想着,双眼逐渐散发出猩红之色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连他手中不断发光的万界令牌都不管了,直接便散开了丑陋的身躯,化为上百丈的黑雾,将所有的万界城成员全部都给笼罩了起来!

    刚刚加入到万界城中的成员,还没反应过来,便一脸懵逼的看着这漫天黑雾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鬼玩意?”

    法文握紧了手中的书籍,有些惊慌的后退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“啊!对对不起!”

    法文在退后的时候,并没有注意到后方情况,因此在遇到阻力后,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碰到了人。

    作为贵族家族的继承者,法文自小便谨守贵族的信条。

    遵守规则、保护弱小、勇于承认、敢于担当。

    这是作为塔罗世界紫罗兰公国,一名真正的贵族永远要做到的礼仪。

    “没事孩子,无所谓的。”

    被法文碰到的,是一个身着金纹白袍,手握木杖的棕发老者,他那一双眼睛之中散发着智慧的光芒,好似一切事物都流转在他的双眼之中一样。

    “面对这种情况,还能保持着最基本的冷静,作为一个少年,孩子你已经做得很好了。”

    棕发老者抖动脸上的皱纹,和蔼的笑了一下,随后摸了摸法文的头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,可否告诉我你的名字?”

    随着高大老者的手掌落到自己的头顶,法文本来不安的心情,好似被什么魔力抚平一般,逐渐舒缓了下来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后,法文还是选择信任眼前这个白袍老者。

    “我叫法文,法文·奥尔兰。”

    “老先生,你是一名奥术师吗?”

    在这种环境里还能保持着冷静,再加上手中的木杖,法文本能的便以为眼前的白袍老者,是一名高贵的高阶奥术师。

    “奥术师?不不不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一名追寻真理的学者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梅林,梅林·基兰,你可以称呼我为梅林先生,小法文。”

    听到法文的话语,梅林抬了抬眉头。

    果然,这里确实不是光明神界。

    结合万界令牌上的信息,再加上自己的所见所闻,以梅林的思维,他已经大致摸索出来了此地的境况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白袍老者握紧了手中木杖,心中有些激动,甚至还带着一股子颤动。

    “如果猜想正确,那么那么光明教廷的圣经便不攻自破!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,我就说!整个世界怎么可能是由光明之神创造出来的!”

    “真正的知识应该永无止境,神明也决然做不到全知全能!”

    “由此可见,世界之外的星空是真实存在的,那么教廷之所以烧死创造《日心说》的哥白尼学士,正是因为他们为真理感到了颤栗!”

    “光明教廷,乃至于光明神,绝不是唯一的真理,我们一直以来研究的学术,都是正确的!!”

    梅林心中越想越激动,甚至连眼前的危险处境都快忘记,直到听见面前法文的呼唤,这才从自己的世界中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看到周边弥漫的黑雾,梅林呼出一口气,暂时放下了心中的惊涛骇浪,转头给了法文一个安心的眼神,便专心致志的盯着笼罩于半空之中的黑雾,作起了研究。

    教廷与真理的争端先放下,眼前真正的难关,应该是这滔天黑雾才对。

    梅林眼中不断闪出知识的光辉,正在不停分析着哈姆布下的黑雾。

    这黑雾里面散发的能量扭曲而又恐怖,即使是不遵光明教廷的混乱之地,也没有这般恐怖的魔兽存在。

    但是梅林心中却清楚,能将这邪恶生物拉来的议会,应该是更加恐怖的存在。

    再加上那万界令牌上面得规则推断,这议会背后的人,也不会想要这家伙这么放肆。

    “那么这样以来这议会真正的主事人,也应该出面解决这场闹剧了吧。”

    梅林握着手中木杖,心中慢慢猜想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