酷乐文学 > 科幻小说 > 九星之主 > 204 笔芯
    翌日清晨,松江魂武学员入驻的酒店之中。

    某房的卫浴间中,传来了一阵奇怪的歌声:“凉风轻轻吹到悄然进了我衣襟,夏天偷去听不见声音~”

    客厅中,荣陶陶拿着手机,正在围脖跟黑粉对线,听到这古怪的歌声,他的面色也古怪了下来,探头探脑的向卫浴间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好家伙,这散装粤语,两块钱能买十斤!

    卫浴间中,夏方然显然心情极好,一边理着他那浓密的分头,一边照着镜子,左右转了转身,这才哼着小曲儿,满意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荣陶陶那古怪的眼神,夏方然嘿嘿一笑:“你小子很有眼光!怎么样?是不是挺不错?”

    夏方然抬了抬腿,示意了一下脚下的人字拖,以及那灰色的七分裤,白色的短袖T恤。

    到底是在城市之中,与那遥远苦寒的雪境之地不同,高凌薇下午下的订单,今天早上货就已经送到了。

    从夏方然那一脸喜气中能看出来,他是真的喜欢这一套。

    这套衣服没多贵,甚至都算不上什么牌子,关键是穿夏装的感觉,真的是让夏方然舒服透了!

    荣陶陶竖起了大拇指,笑道:“不错,真不错~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夏方然连连点头,“那行,一会儿你跟着松魂队员一起看抽签什么的吧,我出去逛马路了。”

    荣陶陶:“......”

    你还能是个人呐?你的学生明天就要上场比赛了,你要出去压马路?

    想到夏方然在雪境里苦逼的日子,荣陶陶轻轻点头:“夏教注意安全,走路记得要走斑马线,过路口记得要看红绿灯......”

    “滚蛋!”夏方然笑骂了一句,“老子往十字路口一站,谁敢撞我?我一脚把他车踢飞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夏方然转身既走,就连荣陶陶都没能打扰他的美好心情? 散装粤语又续上了:“日子匆匆走过倍令我有百感生,记挂那一片~景象~缤纷~”

    荣陶陶瘪着嘴? 目送夏方然离去? 忍不住叹了口气? 看把这五百个月的宝宝给憋的......

    “嗡嗡~”

    手机一阵震动,荣陶陶低头看去,发现是高凌薇发来的信息:“抽签要开始了,你和夏教来我们这边?”

    荣陶陶手指噼里啪啦的在屏幕上点着:“啊,我自己去吧? 夏教去十字路口? 找交警对线去了。”

    高凌薇:???

    荣陶陶趿着拖鞋,拿着手机和房卡走出了门? 来到隔壁,轻轻的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高凌薇打开门,一脸疑惑:“夏教出事了?”

    荣陶陶连连摇头:“没有没有? 他去找事了。”

    高凌薇:“......”

    荣陶陶走进了各具相同的酒店? 看到客厅的沙发上? 杨春熙正端坐其上,前方的茶几上,还摆放着几叠厚厚的资料纸。

    “嫂嫂。”荣陶陶开口叫道。

    “嗯? 坐吧,把电视调大点声。”杨春熙头都没抬,看着手中的资料,随口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荣陶陶快步上前,拿起了遥控器? 加大音量播放,一边道:“我们不去礼堂么?和大部队一起看抽签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,你们俩有专门的辅导教师。”杨春熙笑着抬起头,看向荣陶陶,“而且还是两个,嗯?夏教呢?”

    荣陶陶耸了耸肩膀:“逛街晒太阳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呵呵。”杨春熙笑着摇了摇头,道,“坐吧,没事,有我呢。”

    荣陶陶走到单独的小沙发前,俯身揉了揉雪绒猫的小脑袋,抱起它,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喵~”雪绒猫亲昵的蹭着荣陶陶的掌心,突然说起了外语,像是在呼唤自己的同伴,“汪汪!”

    “安静。”高凌薇突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嘤~”雪绒猫委屈的闭上了嘴,一副可怜巴巴的小模样,看向了坐在远处沙发上的主人。

    高凌薇正翘着二郎腿,手掌拄着脸蛋,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屏幕。

    荣陶陶抱起了雪绒猫,小声道:“等我们忙完的哈,一会儿就让你和云云犬一起玩。”

    杨春熙轻轻地叹了一句:“二十多个学校,一共64支队伍,除去你们俩,还有3支松江魂武大学的队伍,希望别在第一轮就碰上。”

    松江魂武有四支队伍出征,甚至扩大到八支也没人说什么,但是其他院校就不一样了,出战队伍的数量有多有少,有些档次低一些的学校,甚至只有一支队伍来参赛。

    荣陶陶好奇的看着杨春熙,道:“相比于碰到星野学员,嫂嫂似乎更不愿意我们碰到本校的雪境学员?”

    “嗯,松江魂武被称之为龙头老大是有原因的。”杨春熙笑着说道,“历年历届,我们松江魂武都是排位赛第一。

    三个组别,偶尔让人偷走一个冠军,但起码能保证两个冠军。

    你们的学长学姐们,都是逆着属性打上去的。松江魂武是最顶级的学校,学生生源品质就与其他学校拉开了档次,更别提教学资源了。

    另外,归根结底,还是我们雪境的生活太艰苦了,这对于学生硬实力与内心品质的培养是难以想象的,其他院校与我们差了一截。

    而且星野、海洋高校的学员们...嗯,他们的生活很安逸。”

    荣陶陶点了点头,他去过一次星野旋涡,当然知道在里面训练有多么舒服,甚至星烛军士兵都规划出了训练场,明确了什么级别才可以进入其中训练,也会有专人看护,进场就能训练,进牧屋就是餐馆和休息区,方方面面照顾的非常到位,让学员们几乎没有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甚至在那本该危险的星野旋涡正下方,竟然就是一座气氛欢快祥和的星光游乐小镇,你敢信?

    这要是换成雪境旋涡,方圆数十里,怕是连个人影都没有,魂校都不敢贸然靠近......

    杨春熙转眼看向了荣陶陶:“你在过去一年时间里,经历的生死战次数,可能要比这名单上的任何一个学员都多。”

    “经历过生死检验的魂武学员,与纯粹比赛类型的魂武学员,可是有着本质区别的。”说到这里,杨春熙的眼眸中写满了温柔,默默的看着荣陶陶,“也许,这也是你和高凌薇能够成功突围校内赛的原因吧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,抽到我们了。”高凌薇突然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杨春熙急忙转头望去,只见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,手中拿着一个拧开的小球,上面写着松江魂武-高凌薇、荣陶陶的字样。

    杨春熙抿了抿嘴唇,很久没有体验过紧张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随着电视中的男子拧开第二个小球,杨春熙喃喃道:“辽营海医么......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高凌薇发出了轻轻的鼻音。

    荣陶陶道: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杨春熙的面容舒展开来:“辽营海医魂武学院算是二流院校,我们的运气还算不错,可惜,要是能抽到三流院校的就更好了。”

    荣陶陶:“......”

    杨春熙继续道:“海洋魂武者与雪境魂武者,在属性上没有相互克制,但是凌薇,你还是得小心一些,毕竟海洋魂武者是可以修习星野之心的,虽然不是主修,但只要会两手魂技,就足以...嗯?星野场?不错!”

    随着杨春熙的声音,荣陶陶转头看向了电视,也看到了那西装革履的人手中,在第另外一个盒子里抽出来的小球上,写着“星野场地”。

    看来,双方的战斗场地已经确定了,谁都没占到便宜。

    “来,看看他俩的资料,你们记着点,他们都镶嵌了什么魂珠魂技。”杨春熙急忙找出了资料,“你俩都熟悉海洋魂武者的自修魂技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高凌薇轻轻点头,“只要注意他们的水牢鞭就可以了,星野不是我们的主场,同样也不是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海洋魂武者一星适配的魂技,有在水下呼吸的“小泡水肺”,在水上行走的“水行”,有可以在掌心压缩、释放出去的“聚水炮”,也有在水下照明的“海洋小灯”。

    二星适配的魂技,有通过水珠拼凑武器的“水之魂”,也有催动浪流、任施法者随水流而快速游动的“随波逐”,有可以用指尖发射小小水弹的“连珠水弹”,也有核心魂技“海神庇护”。

    海神庇护可以让周围的水元素更加浓郁,挥洒下一片水珠,甚至如果魂技等级高了的话,可以在陆地之上,硬生生制造出一方汪洋......

    毕竟是核心魂技,比玉龙馈赠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三星适配的魂技就要重视一下了。

    水流幕,可以让施法者凭空召唤出一个水墙,作为防御手段。缺点就是...水墙的防御效果并不理想。

    水泉涌,可以在地底召唤出一道极具冲击力的水柱,冲飞对方,扰乱敌阵。

    水龙卷,这才是真正可怕的魂技,施法者可以召唤出极速流转的水流旋涡,将敌人困于其中,那旋涡可是暴躁得很,没有水的柔情,只会极力撕碎被困在其中的目标。

    剩下的,就是最需要被注意的魂技:水牢鞭。

    此项魂技很隐蔽,施法者可以设置出一个陷阱,将三个小水球埋在地底,或者是藏匿水中,一旦目标不小心误入其中,三颗小球会释放出来三条水鞭,将目标牢牢困在其中。

    水牢鞭的可谓是韧性十足,非常难被撕碎、斩断,一旦被困住,最好用爆发极强的魂技脱困,纯粹靠肉身力量的话,起码对于魂尉而言,几乎是不可能脱离囚牢的。

    水牢鞭也是海洋魂武者尤为仰仗的魂技,尤其是在海洋战场上,施法者设置下的三枚小水球,会完美的融入到水中,隐蔽性极强。

    荣陶陶开口道:“美其名曰星野,那不就是绿茵场么?”

    关外排位赛中,除了对垒双方之外,比赛场地也有区分。

    不过在这关外赛区,也只有三个场地:绿茵场地·星野场,薄雪覆盖·雪境场,半水半陆·海洋场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也只是外在的表现形式,海洋场不会真的让你去游泳池里面打,雪境场也不会把积雪埋到3米之深。

    场地只会给学员带来稍稍的优势或劣势。

    事实上,真正不公平的,是举办地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奉天城,就大背景而言,是星野旋涡管辖的范围内,所以,严格意义上来讲,无论什么场地,这里都是星野主场,毕竟这里充斥着星野魂力,这才是最本质的。

    杨春熙将资料分成两份,递给了荣陶陶和高凌薇,道:“两兄弟都是用水刃的,在武艺这方面,我对你们很有信心。”

    荣陶陶拿过对战学员资料,面色也变得有些古怪,道:“张深、张海,你看人这小名起的,多讲理?”

    说着,荣陶陶转头看了高凌薇,道:“要不咱俩也改名吧,你叫高霜,我叫荣雪。”

    高凌薇:“......”

    在杨春熙的带领下,研究对手的荣陶陶却是不知道,从对阵列表确定的那一刻,他的围脖里,已经开始炸锅了。

    “辽营海医啊...这学校咋样?荣陶陶能不能证明自己呀,好期待!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你慢慢期待吧,他在雪境里当土皇帝当惯了,真以为全世界都惯着他,配合他当演员呢,用不了一场,他必然被打出原形。”

    “我赌荣陶陶能赢,松江魂武的录像我看了十多遍,又燃又炸,小伙子身上有一股子狠劲儿,绝对没的说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我们走着瞧,我老公长得又乖又能打,嘻嘻~我可是第一个叫的哦,以后叫老公的,都是妃!”

    海医-张海:“你好,荣陶陶,非常荣幸能与你在关外联赛中相遇,我看了你的选拔赛的剪辑录像,看得我血脉喷张、心潮澎湃,真希望你能在与我的战斗中,也展现出这样精彩的一幕。

    放心,鄙人侥幸拥有精英级·海祈之芒,如果发生意外,我会帮忙治愈你的。”

    叶南溪:“@海医-张海,你嘲讽你M呢?阴阳怪气的,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?想死?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荣陶陶是在下午的时候,才看到自己那混乱的围脖的,自从松江魂武放出选拔比赛录像之后,他已经开始有了一些真正的粉丝了,荣陶陶看到好多维护他的留言。

    呀~慢慢好起来了呀~这次关外联赛过后,就会有更多的人拥护我了吧?

    而叶南溪的出现,也让荣陶陶有点惊讶。

    他想了又想,还是回复了叶南溪一句:“好久不见啊?”

    叶南溪:“啊,这你能忍?干丫的,往死里干!阴阳怪气的,跟没长把儿似得。”

    嚯~这小嘴儿,真是芬芳!

    这丫头不仅现实里作威作福、无法无天,在网络上也是个横行霸道、专横跋扈的主儿啊?

    不过有一说一,这表里如一的品质,还是值得赞扬的。

    荣陶陶在心中为夏方然默哀了一分钟,这才敲击屏幕。

    养人:“好好好,干丫的,干丫的,明天就干......”

    叶南溪:“嗯嗯,爱你呦~笔芯?(′???`)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