酷乐文学 > 科幻小说 > 你有种就杀了我 > 第422章 两个傲娇的三十年约定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不找其他人当校长?”乐语指了指自己:“譬如我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垃圾。”茶欢毫不客气:“我不是针对你,我是说所有人都是垃圾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有人能入我眼,我早就不干了,但优秀的人都不愿意当校长,留校的都是一些萝底橙隔夜菜,我怎么放心将皇院交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来,能入我眼的,也就一个半。”

    乐语:“那现在的四系导师呢?铸颜、颜伊、楼银海……夜魇系导师是谁来着?”

    “铸颜事必亲躬,一丝不苟,他当老师没问题,当校长可不行,不然他会憋死的;楼银海的能力还行,但他脑子有问题,别说校长,他连老师都当不好;颜伊的话,如果她能解决自己的感情问题,倒是一个不错的人选。”

    茶欢顿了顿,脸色一变:“夜魇系导师……嗯!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乐语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忘了夜魇系导师是谁了。”茶欢耸耸肩:“一看就是个没有存在感的人,肯定也当不了校长。”

    “跟他们比起来,我应该是一个不错的人选吧?”乐语自荐道:“要不先让我当一下代理校长,试用一下?”

    “你?”茶欢冷笑一声,摇摇头:“所以说,你明白我为什么没动手杀掉仇家了吧?“

    乐语问道:“因为你怕了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谁想杀我!”茶欢无奈道:“自从我当了校长之后,根本没人敢跳我的脸,偶有几个脑子没长好的学生,我给他们爹妈说一声,第二天那个学生就会面青红肿地给我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普通的利益纠葛政治斗争,那倒是多了去了,如果我真要动手,朝廷至少死一半人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也是很气。”茶欢锤了一下桌子:“已经三十年多年没有遇到垃圾人了,我想动手活动筋骨都没多少机会,只能打打学生锻炼身体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当然的啊,大家都知道你的灭门战绩,谁还敢跳你的脸?

    别人说杀你全家,一未必有胆,二未必有能力,而你有胆有能力还有一份厚重的履历,皇帝派了三位武柱都不能将你绳之於法,谁敢对一位‘敢杀人全家’的凶徒不客气?

    “而且就算有人要杀我,跟你想当校长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茶欢问道:“今天一大早,整个炎京有名有姓的侯伯大臣都送信过来,要求我立一位代理校长负责皇院和七宫安全,并且指名让琴乐阴当是最好的……你知道吗,琴老师,当时我真的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高兴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以为,终于有人敢跳我的脸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哪有,我绝对没这个意思。”乐语连连摇头,直接怂了:“其实我昨夜参加了一场关于刺杀你我的聚会……”

    乐语简单说了一下昨天的见闻,解释道:“我就想着利用白金塔和皇院的地形,布置统计司的人手,将刺杀者一网打尽,所以怂恿他们支持琴乐阴当代理校长,这样我就能待在白金塔里布置,而他们也有理由将大部分人手派来白金塔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想法,有点意思。”茶欢摸了摸胡须,说道:“但这肯定是借口,你的真心话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玩一下白金塔,试试当校长的瘾。”乐语诚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那就借你玩一下。不过借用精神海就别想了,那得你真正当了校长才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茶欢干脆得让乐语有点懵,他问道:“你答应了?”

    “这么有意思的事,为什么不答应?”茶欢笑道:“我很期待将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暴徒在白金塔塔前挂路灯。最近的学生有点不好管,恰好可以用来吓唬一下他们。”

    乐语觉得,学生想炸白金塔,其实真的不能怪他们。

    “那你老打算怎么办?”乐语说道:“我建议你直接在皇庭值班到天亮,无论学院发生什么事都别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肯定要回来的。”茶欢说道:“斩草使者、三枪门徒、兄弟会和诅咒猎人的强者都在等我,如果他们发现我没来,肯定会掉头去学院找麻烦。光靠炎统那些垃圾干员,未必能挡得住这些人。”

    “但万一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万一。”茶欢露出微笑:“虽然现在我不能告诉你详细,但我那晚会从皇庭借用一柄神兵。届时别说五名外区强者,就算是五名武柱,我也可以全部吃下!”

    “借神兵!?”乐语眨眨眼睛:“你跟皇室关系这么好吗?”

    茶欢摇摇头:“不好,宪宗那个大傻逼就别提了,他的儿子虽然好一点,但也是一个志大才疏的庸才,我一向看不起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那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跟宪宗他老婆,也就是现在的皇太后,关系很好。”

    乐语也从‘音’那里听过这件事,但他那时候以为是一个段子,没想到居然是真事:“也就是说……你们旧情复燃?”

    茶欢想了想,点点头:“差不多就是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“但——为什么你们当年没有——你们当时是同学吧?你是天灾首席,她是天辉首席……”乐语忽然意识到一个可能:“难道是宪宗皇帝横刀夺爱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,这件事,说起来有些不好意思。”茶欢犹豫了一下,还是说道:“当年我跟她都是心高气傲的人,都不愿意低头追求对方,费尽心思想办法让对方表白……然后直到我们毕业,我们都没有成为恋人。”

    懂了,两个大傲娇碰到一起的悲剧。

    茶欢挨着椅子,看着天花板,露出追忆的眼神:“毕业那晚,我们取了一个玩笑般的约定:三十年后,如果我们仍是单身,那就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没过多久,她就被当时年轻的宪宗热烈追求,又因为家族的束缚,进皇庭成了妃子;而我也干下那起灭门大案,被武柱追杀离开了炎京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来二去,三十年就这样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我是炎京皇家学院的校长。”

    “而她,是皇室目前地位最为尊崇的皇太后。”

    “更重要是,”茶欢朝乐语眨了一下眼睛:“我们现在是单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