酷乐文学 > 科幻小说 > 开局从统一六国开始 > 第三十四章 方晓的黑科技们
    “武城候,我观北地秦军士卒,到了这个时候,身上虽然已经穿上了冬衣,但北地风寒,仅靠一领薄薄的棉衣怕是依旧无法御寒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我有一个小想法,你便将此物拿去,着手工出色的隶臣妾或良家妇人,裁剪纺织羊毛,在按着图样手工织就,待到实物做成,你可拿来与我一观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再次拿着图纸,走出了将军府,王离的眼中依旧充满了小问号。

    “长公子这又是哪里来的新想法?衣羊皮,我倒是听说过,那是那些匈奴人最爱干的事情,而裁剪羊毛手工纺织,却又能做出个甚来?”

    没有理会自己便宜小舅子内心的好奇,对于王离的脾性,经过这两个多月的相处,方晓也算是摸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此人一心想要承袭祖、父遗留下的王氏重担,但怎奈这副重担对于仅有二十多岁的他来说,还是太沉重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对始皇帝忠诚,对矫诏篡位的胡亥赵高李斯之流愤慨,对曾经的长公子扶苏感到同情的同时,却也有些恨铁不成钢。

    他也许并没有很高的才能,很聪明的脑筋,但是王离无疑是一个有自己道德底线的人,忠于先皇,忠于大秦,忠于如今的长公子,这是一个标准的秦朝贵族。

    这样的王离,对于方晓来说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看着王离走出将军府的背影,方晓缓缓摇头,同时从怀中拿出了那张这一个多月以来努力用功的成果,一张画满了各种零件的图纸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代的冶金工艺还是太弱了一些,如果能够造出后世的高强度复合金属,那么用在这具连弩的核心机关上,倒是刚刚好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揉了揉眉心,方晓一时间有些犯难。

    在见识到了科技代差在这个时代的战争中,起到的近乎碾压性的作用之后,方晓更加急迫的想要把自己的专业,用在战争机器的制作之上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,才能极快的解决敌人,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而现在方晓想要造的就是传说中的诸葛连弩。

    这东西方晓很熟悉,身为机械攻城狮的前身,机械工程狗,在做毕业设计的时候,他就给导师整了这么个玩意儿。

    可那到底只是毕业设计,不用考虑太多工艺上的问题,到了这里,方晓就必须按照这个时代的工艺水平,进行重新设计,可到底还是最关键的机括材料,绊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混账,那些现代的砖家、叫兽不是成天吹牛逼,说古时候掌握的冶金工艺,远远吊打现代人么?那么为啥现在我连一个冶金大师都没看到?”

    现在的方晓只恨自己大学的时候,为什么没有选修材料学,要不然,现在他仅靠自己,就能捣鼓出一些可堪一用的合金配方了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方晓只能抱着试一试的想法,拿着一部分图纸来到了九原城中,专门给秦军打造兵刃的“兵工厂”。

    秦朝律法严苛,但却也无物不包,就算是生产兵刃,都有严明的法纪可以依靠。

    秦法规定,每生产一件兵刃,从督造到生产兵刃的工匠,都必须将自己的名字刻在兵刃上。

    一旦在战争使用之中,发现兵刃不合格,那么就要按照名字,追究有关涉事人。

    罪名从最轻的罚城旦到最重的黥面贬为隶臣妾不等,所以不论何时去到大秦的匠作坊,都会看到一群干的热火朝天的工匠,和拿着一把青铜尺,正在一点一点靠量兵刃的督造。

    虽然金属面具遮住了“扶苏”的面孔,但是拿着王离给的裨将印绶,所以这偌大的九原城中,就没有方晓去不了的地方。

    可他来到匠作坊之后,看到的却并非是想象之中的那副热火朝天,到处都是裸着上身,以大锤捶打锻铁的激情工作的场面。

    相反,他却看到一群衣衫整齐的工匠,闹闹哄哄的围在一座锻炉之前。

    “莫离,你真的铸出了这口宝剑?难道你真的是那个什么,夫人的弟子?”

    “哎?莫离,你说你铸出的这口宝剑,是否能做到吹毛断发?你若是能,那我便输给你三日的工钱!”

    “好!終,这可是你说的,我这便拿剑与你一试!”

    许是受到了挑衅隔着老远,方晓就听见一个粗壮的声音哈哈笑了一声,旋即就有一阵清亮的金属交击之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只见那名叫莫离的匠人,一把拔出一口明晃晃的宝剑,同时小心翼翼的伸手在头上一拽,而后把手一扬对着剑刃轻吹了一口气,当即就听见阵阵惊呼声传来。

    显然,这场赌局,是那个名叫莫离的匠人赢了。

    “咳!”

    正当匠人们起哄的时候,突然听见背后有声音传来,于是一个个大惊之下转身看去,就见匠作坊大门的阴影之下,一个身上穿着黑色直裾,脸上带着金属面具的怪人,正在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逼打脸,方晓很干脆的拿出了裨将的令牌,朝着督造一晃,止住了他的话头,就来到了铸剑师莫离身旁。

    刚才的一幕,无疑给他提了个醒,如果这个时代真有什么冶金大师,那就一定是这些能够造出只存在于传说中宝剑的铸剑师了,无论对淬火,还是利用微量元素锻打兵刃,他们可能不明白其中的原理,但却一定知道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“你叫莫离?师从徐夫人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听着眼前这看不见面容的将军的提问,莫离感到一阵畏惧,以至于抓着宝剑剑柄的手指,都有些发白了。

    眼中有不舍有犹豫,最终嘴唇蠕动,仿佛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,刷的一声,莫离将手里的宝剑插入剑鞘,然后举过头顶,恭敬的递到方晓面前。

    “将军,还请收下此剑!”

    接过宝剑,方晓并没有抽刃去看,就像只是得到了一口凡铁一样,这样的举动让莫离感到有些失望,甚至感到了阵阵羞辱。

    “徐夫人匕首的那个徐夫人?”

    “他果然知道!”莫离现在有些后悔自己曾经一时嘴快,在同行的面前说出了自己的秘密。

    徐夫人匕首,正是当初荆轲刺杀皇帝陛下用的那一把,而在此事之后,不但荆轲死,燕国灭,就连徐夫人本身,也被斩掉了头颅,尸体被挂在城头一连数月,直到发臭腐烂为止。

    “完了!”

    正当莫离在心中大叫一声,并且犹豫是该夺路而逃还是就地跪下认罪的时候,突然就有一张画满了奇怪图案的书帛送到了自己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东西,你能造出来么?要保证强度,嗯……足可当五十石弓弩绞盘,往复使用上百次。”

    “五十石?”

    听见这个恐怖的数字,不但莫离大惊失色,就连匠作坊中的其余工匠,也是惊得目瞪狗呆。

    而在震惊过后,莫离心中又生出浓浓的抗拒之情,铸剑师的手,只能铸剑,如何又能去锻造这种模样奇怪的东西?

    “将军怕不是在开玩笑?便是那架在城墙上的大黄弩,最强的也不过二十来石,将军你要做的东西,却要足足翻一倍?这……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莫离找了个理由,非常合理,且冠冕堂皇。

    “喔?有难度么?那么你认为徐夫人能不能铸造出来这样的东西?”

    方晓似是认同的反问,直接击碎了莫离的侥幸,让他冷汗直冒,最终也只能咬着牙,在方晓变的赞许的目光之中,十分勉强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将军所命,小人尽力一试!”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二世皇帝元年十一月初,北地的寒风已然变得冰冷刺骨了起来,秋天的尾巴毛,已然快要被吹秃了。

    九原城外,阵阵清脆的铃铛,伴着马蹄缓缓落在耳中,看着已在视野之中,渐渐变的清晰起来的城郭,陈平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发自内心的久违笑意。

    “长公子,我回来了,如今平便让你看一看,我的气量与手段,是否可以容得下宰天下之志!”